大战之前最后的歌舞升平

很快就要开始了,这场并不持久却很折磨人的战役。
其实真正处在那个过程中反而并不可怕,怕的是在此之前……老子究竟能够准备多少。
说来俄其实从来都不是也自始至终都做不成那类所谓用功的好学生——无论学的是啥。
因为老子从来不肯花太多的时间在所谓的正道上面。
也就是说就算是老子现在玩得起劲的AA和PS,一旦被放进了必修的学科内容之中去那么老子立刻就会失去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研习兴趣这个不晓得是什么道理。
包括老子以前写得很起劲的小说什么的,到了如今身在这个以杜撰为职业的学院里之后顿时死到另一个世界去了。
反正这是个但凡是个人都能说自己会写小说的年代。也许你可以出版,也许你不够格出版,也许你声称你不屑于出版,总之你手上攥着那么厚厚的一叠文字便可以叫做是你的成就,全然不用介意那些文字都是以什么样的形式排列组合成文的。总之你可以叫你的读者出来(本该一切便全由他们说话不是么)。而至于他们之中有多少是与你交情甚笃的挚友亦或是但凡看到你的名字变成了铅字就要激动到无以复加的粉丝——个么这个问题一并忽略掉好来。




a0088942_1251367.jpg


个么正好在吃巧克力就顺手用巧克力色打了。还是老子垂涎已久的金帝牛奶巧克力。

MAAAAA快点给老子考完老子看来真得要提前安排今年的情人节了。

[PR]

by margananagram | 2007-01-08 00:00 | 正義の法則。  

<< 历史上最强的哈利波特测试 岁末大献礼。吓死不偿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