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看我看一眼吧莫让野史守空枕…………

……且说西门庆正和县中一个皂隶李外传在楼上吃酒,原来那李外传专一在府县前绰揽些公事,往来听气儿撰些钱使。若有两家告状的,他便卖串儿;或是官吏打点,他便两下里打背。因此县中就起了他这个浑名,叫做李外传。那日见知县回出武松状子,讨得这个消息,便来回报西门庆知道。因此西门庆让他在酒楼上饮酒,把五两银子送他。正吃酒在热闹处,忽然把眼向楼窗下看,只见武松似凶神般从桥下直奔酒楼前来。已知此人来意不善,不觉心惊,欲待走了,却又下楼不及,遂推更衣,走往后楼躲避。武二奔到酒楼前,便问酒保道:“西门庆在此么?”酒保道:“西门大官人和一相识在楼上吃酒哩。”武二拨步撩衣,飞抢上楼去。早不见了西门庆,只见一个人坐在正面,两个唱的粉头坐在两边。认的是本县皂隶李外传,就知是他来报信,不觉怒从心起,便走近前,指定李外传骂道:“你这厮,把西门庆藏在那里去了?快说了,饶你一顿拳头!”李外传看见武二,先吓呆了,又见他恶狠狠逼紧来问,那里还说得出话来!武二见他不则声,越加恼怒,便一脚把桌子踢倒,碟儿盏儿都打得粉碎。两个粉头吓得魂都没了。李外传见势头不好,强挣起身来,就要往楼下跑。武二一把扯回来道:“你这厮,问着不说,待要往那里去?且吃我一拳,看你说也不说!”早飕的一拳,飞到李外传脸上。李外传叫声啊呀,忍痛不过,只得说道:“西门庆才往后楼更衣去了,不干我事,饶我去罢!”武二听了,就趁势儿用双手将他撮起来,隔着楼窗儿往外只一兜,说道:“你既要去,就饶你去罢!”扑通一声,倒撞落在当街心里。武二随即赶到后楼来寻西门庆。此时西门庆听见武松在前楼行凶,吓得心胆都碎,便不顾性命,从后楼窗一跳,顺着房檐,跳下人家后院内去了。武二见西门庆不在后楼,只道是李外传说谎,急转身奔下楼来,见李外传已跌得半死,直挺挺在地下,还把眼动。气不过,兜裆又是两脚,早已哀哉断气身亡。众人道:“这是李皂隶,他怎的得罪都头来?为何打杀他?”武二道:“我自要打西门庆,不料这厮悔气,却和他一路,也撞在我手里。”那地方保甲见人死了,又不敢向前捉武二,只得慢慢挨上来收笼他,那里肯放松!连酒保王鸾并两个粉头包氏、牛氏都拴了,竟投县衙里来。此时哄动了狮子街,闹了清河县,街上议论的人,不计其数。却不知道西门庆不该死,倒都说是西门庆大官人被武松打死了。正是:

李公吃了张公酿,郑六生儿郑九当。
世间几许不平事,都付时人话短长。


『摘自《金瓶梅》第九回』

a0088942_21558100.jpg





a0088942_22255859.jpg
个么俺现在要开始养颜了呀。
于是从今日开始保证八小时睡眠力保5月12日戴隐形。

顺便庆祝一下丢人小品汇演终于没俺的事了哈哈哈哈。

个么再恭喜下俺终于初步掌握了詹小姐流的磨皮技巧……



>//////<

…………

喂看什么看!都丢死人了啦!

[PR]

by margananagram | 2007-04-25 22:28 | 正義の法則。 | Comments(10)  

Commented by at 2007-04-26 02:06 x
,我看不出磨没磨
喂你头发怎么没长
Commented by margananagram at 2007-04-26 02:07
俺皮肤本身不粗糙
虽然俺黑哈哈
头发没长首先因为俺寒假剪过
其次这是去年十月的照片谢谢
Commented by at 2007-04-26 13:03 x
安美人。
看乃照片不知道乃其实如此娇小。
嗯。
Commented by margananagram at 2007-04-26 15:17
个么俺要是啥高挑美人的话早就被抓去上T型台了。
还好俺难看而智障。
Commented by at 2007-04-28 01:18 x
我印象中比我高的是伸吗?
其实安160应该不算娇小了呀。
话说这两天的第一个都是我刷的。
Commented by margananagram at 2007-04-28 03:05
杀掉。
老子被灭门了。
现在看到这些娇小的图还能下载回来还算有点安慰。
Commented by at 2007-04-28 03:20 x
这个人太死相了,我说你应该去看影视版(捶桌
Commented by at 2007-04-28 08:06 x
什么影视版……
对了你这能不能不要一页放那么多篇我开起来很卡
Commented by margananagram at 2007-04-28 22:36
好的。
Commented by 黄小姐 at 2007-04-29 17:36 x
个么俺就是爱看美女。。。。。。

<< 个么是不是俺每次啥被清空了都要... 今夜含笑入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