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宣言:坦率地承认我很无聊











蛋糕。




















爱人。






















夫复何求。













这一天到来得比我想象得匆忙,但远比想象中的愉快。
于是首先,从这天起,我不会再去很有空地经常TK那些无关人等的BLOG页面——并且永远不会再打开它们。
就从现在开始。
所以从今往后,你们往日志里写了些什么将永远不再影响到我,我再也不会做那种『 在寂寥的深夜从第一篇日志一直看到最后一篇不知不觉一两甚至三个小时过去天就这么在眼前亮了 』的事情——
如此一字不漏地解读你们XX个月来的心路历程,对我而言,真的有必要么?
原来传说中的万事通小姐Miss Know-All就是这样诞生的呀。

虽然自己也知道这样很无聊。但是也确实足以让人偶而表示一次火大的了。
也许是因为在此之前一直存有与你们融洽相处乃至成为好友的妄想。
到现在终于醒悟这样的关心只会招致更多的毒舌。
——虽然自己本身其实也很毒舌。
我太失望了。
想来也许你们并一定察觉到,在你们对我的所谓品德问题咬牙切齿的同时,我正在为了你们随地丢下的一句话而竭尽全力地站在你们的角度上去绞尽脑汁地考虑这些那些以弥补所谓良心上的不安。
这样的话也要被认为是虚伪么?
——如果你们还硬要如此认为我像是那种擅于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人,我也没辙。

大约从世人知晓本生物的存在那刻开始,对其的憎恶之情就没有停止过——
你们有见识过在联欢会上刚一开口歌唱,面前立刻有人站起身来逃出教室的画面么。
如果这种事贯穿于你们生命成长中的关键年龄阶段,你们会自始至终坚持认为是自身的人格发育出现了不容忽视的障碍么。
高能是罪?
那得有多少人想排着队拿她割喉捅耳加十指插竹签最好能再在这个不要脸的女人面皮上划几道好让她嫁不出去——不过话说回来,又有哪个这么没品味的男人会看上这种一无是处的货色呢。
老子就是在这样的诅咒中长大的人。

没有人会嫉妒比自己差的人。不要不承认。

奇怪的是,那时对气氛的印象应该比现在要直观,却远没有现在感到介意。
看来在乎这种人的出发点本身就是错误的。
凭什么就得用他人的情感得失来衡量自身的道德规范?
我他妈的本着良心做事没给任何人下过绊儿扎过小人什么的我做错什么了我。
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有些人正是可怕于此——
难道仅仅是觉得我太招摇?起码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不会假装谦虚谢谢。
好的,看我不顺眼这很正常,但请不要仅限于在我背后传播。
窥视果真自始至终带给你的都是些欢乐的发现吗?
有种别在心里恨得咬牙切齿的同时却在嘴上说什么『其实我还是蛮喜欢你的』之类——
那样只会令人作呕!

有种你出来。
有什么企图,有什么看法,你说出来。在这里或者任何我看得到的地方写下来。
有些话,只要拿出来说清楚,大可既往不咎——
当然如果装成啥样已经不是一两天了的人本身情愿如此,那么当我没说,
我知道我不是自作多情。我们已经相互惦记太久太久了。
想想真应该感动得泪流满面一记哈……

另外,还望对艺术院校招牌存在偏见的各位去详细了解一下各专业的招生方法。
请不要对我们的人格下过于轻率的判断。
曾经我出于多事之好意还打算鼓动更多的人一起来考,不过后辈的考试结果证明并非人人只要说声想上就能晃进来的——毕竟艺术院校是各大高校中死亡率最低的地区,真正的神经病在面试时就会被看出来而刷掉,而进校后表导演课上的天性解放教育对我们确实很有好处——虽然有时候想起构思来也确实很折磨人的精神,但绝不会让你被什么学习压力逼到想死。
我们是拼死拼活考写作才千里挑一杀进学校来的——这是自进校来每个人都深深印在心中的荣耀。
所以,接受了这样教育的我决定不要脸地好好生存下去。
拜托请不要搞得连这样的话也觉得是话里有话。
那些心里或许对我们会下意识地产生偏见的人,希望能够重新调查研究一番再下结论。
关于中学简史,此处已有部分提及,不再赘述。

到今天为止,老子苦难的二十年生活应该就此划上一个洒脱的句号。
从此不再为极力扭转形象做无谓的挣扎。
至于以后此地点击率是会骤然下降还是继续稳步上升,不关俺的事。
引用佩斯叔的某句经典台词——

『 哦!你管得了我,你还管得了观众爱看谁啊? 』

[PR]

by margananagram | 2007-07-13 00:00 | 正義の法則。  

<< 到家+问卷 一堆见鬼的最后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