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两段留底等中文版出来对比哎~哎哎



由衷感谢摆渡翻译高人125.36.44.*

他们又回到了邓布利多的办公室,窗外一片黑暗。凤凰福克斯静静呆着,斯内普也安静的坐着,邓布利多围着他踱步子,一边在说话。
“不到最后一刻,不到必要的时候,哈利不应该知道,否则他怎么能有勇气来做该做的事呢?”
“什么是他该做的事?”
“那是哈利和我之间的事,现在好好听着,西弗勒斯。我死以后会有那么一天,不要跟我争,别打断我!会有那么一天伏地魔会为他的那条蛇而感到担心。”
“担心纳吉尼?”斯内普很震惊。
“没错。只要有一天伏地魔不再派那条蛇出去执行命令,而是把它用魔法保护起来,我想那时,就是告诉哈利的时候。”
“告诉他什么?”
邓布利多深深吸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告诉他在伏地魔企图杀死他的那个晚上,当莉莉用生命为他立起一道保护屏障时,索命咒反弹到伏地魔身上,而伏地魔的一片灵魂也撕裂开来,寄生在那栋倒塌建筑物中唯一活着的灵魂上了。伏地魔的一部分在哈利体内活动着,这也是为什么他能与蛇交谈、他的思维能与伏地魔相通的原因。只要伏地魔丢失的那片灵魂碎片还在哈利身上被保护得好好的,伏地魔就死不了。”
哈利好像是从一条长长的隧道中看着另一头的两个人,他们离他那么远,他们的声音回荡在耳朵里,显得如此陌生。
“那么那孩子......那孩子必须死?”斯内普相当冷静地说。
“而且必须是伏地魔自己动手,西弗勒斯,这很重要。”
又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然后斯内普开口道:“我以为......这么多年来......我们都在为她保护他,为莉莉。”
“我们是一直在保护他,因为必须教他、培养他,让他能够拥有足够的勇气。”邓布利多仍旧紧闭双眼。“同时,伏地魔和他之间的联系像寄生虫一样在滋长。有时我觉得他自己也怀疑过,如果我料得不错,他安排好一切后肯定会去赴死的,那就意味着伏地魔的末日到了。”
邓布利多睁开了眼睛,斯内普看起来十分惊恐。
“你一直保护他的生命就是为了让他在关键时刻死去?”
“别这么惊讶,西弗勒斯,你曾经眼看着多少人死去啊?”
“以前那些都是我救不了的。”斯内普说道,他站了起来。“你利用了我。”
“什么意思?”
“我为你做间谍,为你说谎,为你身陷险境。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要保护莉莉·波特的儿子。现在你告诉我把他养大就是为了把他像猪一样宰——”
“这很令我感动,西弗勒斯,”邓布利多严肃的说道,“但是说到底,毕竟你已经变得想要保护那孩子了吧?”
“保护他?”斯内普大叫:“呼神护卫!”
他魔杖尖端跳出一只银色的母鹿。她落在办公室地板上,跳着穿过屋子,飞出了窗户。邓布利多看着她飞走,在那银色光芒消退后他转身去看斯内普,他的眼中充满泪水。
“从今后都是这样吗?”
“我一直都是。”斯内普说道。




--------------------------杀戮王子分割线哎--------------------------哎哎--------------------------

屋子里的光线昏暗,但是他仍可以看见纳吉尼安全地处在一个悬浮在空中的魔法光球里,如同一条水里的蛇那样扭动着,盘绕着。他看到一张桌子的边缘,和一只白色的,有着长长的手指的手把玩着一根魔棒。然后斯内普说话了,哈利的心抖了一下:斯内普离他的藏身之处只有几寸远。
“……主人,他们的抵抗已经在崩溃了——”
“——而不是在你的帮助之下,”伏地魔的声音尖利,“虽然你是个优秀的巫师,西弗勒斯,我想你现在已是无足轻重了。我们几乎就要成功了……几乎。”
“让我去找那个男孩。让我去把波特带给你。我知道我能找到他,我的主人。求求你了。”
斯内普从那道缝隙旁走过,哈利往后缩了下,眼睛仍不离开纳吉尼,揣摩着有什么咒语可以穿透它身边的所有保护,但是他却什么也想不出来。如果失败的话,他们就会知道他的所在了……
伏地魔站了起来。哈利现在可以看见他了,看见那双红色的眼睛,那扁平的,蛇一般的脸,他的苍白在昏暗中微微地闪耀着。
“我有一个难题,西弗勒斯,”伏地魔轻轻地说道。
“我的主人?”斯内普说。
伏地魔举起了接骨木魔棒,小心翼翼地,精确地,如同是握着一跟指挥棒一样。
“为什么它到了我这里就不灵了呢,西弗勒斯?”
寂静中哈利以为他听到了那条盘转的蛇的嘶声——或许那是伏地魔嘶嘶的叹息声仍逗留在空中?
“我,我的主人?”斯内普木然地说。“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您,您用那根魔棒施展了非比寻常的魔法。”
“不,”伏地魔说,“我只是施展了我平常的魔法而已。我是非比寻常的,但是这根魔棒……不。它尚未展现出传说中的威力。我感到这根魔棒和多年前我从奥利凡德那儿得到的那根毫无区别。”
伏地魔的语气是沉思且冷静的,但是哈利的伤疤却开始跳动:他额头的疼痛在加强,他能感到伏地魔正压抑着一股增涨的怒气。
“毫无区别,”伏地魔又说了一遍。
斯内普没有说话,哈利看不到他的脸。他猜想斯内普是否察觉了危险,正在寻找适当的词语来安抚他的主人。
伏地魔开始在房间内走动。他徘徊的时候哈利有一会儿无法看见他,而体内的疼痛和愤怒在增长。他用同样克制的声音说道,“我想了很久了,西弗勒斯……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从战斗中叫回来吗?”
有片刻时间,哈利看见了斯内普的侧面。他的双眼紧盯着那条在魔法笼子里盘旋的蛇。
“不知道,主人。但是我请求你让我回去。让我找到波特。”
“你跟卢修斯说的一样。你们两个都没有我这样了解波特。他不需要我们去找。波特会到我这儿来的。我知道他的弱点,他唯一的重大缺陷。他心里清楚这一切都是为了他,是不会愿意看着身边的人倒下的。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去阻止的。他会来的。”
“我的主人,他或许会被您以外的人误杀——”
“我对食死者所下的命令很明确。抓住波特。杀死他的朋友——越多越好——但是不准杀死他。
“不过我想跟你谈的是你,西弗勒斯,而不是哈利。你对我非常有价值。非常有价值。”
“我的主人知道我一心只想服伺他。但是——让我去找到那孩子,主人。让我把他带到您这儿来。我知道我做得到——”
“我跟你说过了,不!”伏地魔说道。他再次转身的时候哈利看见他眼睛里红色的光芒闪烁,他的披风嗖嗖作响,如同蛇爬行的声音。哈利由他灼烧的伤疤感到了伏地魔的不耐烦。“我此刻所在意的,西弗勒斯,是我最终见到那孩子时会发生些什么。”
“主人,那是毫无疑问的,不是么——?”
“——但是的确有一个问题,西弗勒斯。的确有。”
伏地魔停下了,哈利可以清楚地看见他盯着斯内普,白皙的手指滑过那根接骨木魔棒。
“为什么我用过的两根魔棒都在对敌哈利时失败了?”
“我——我无法回答,主人。”
“你回答不了?”
一阵尖锐的愤怒如同一根刺一样穿过哈利的头部。为了不让自己痛苦得叫出声来,他将自己的拳头塞进嘴里。他闭上眼睛,突然他成了伏地魔,面对着斯内普苍白的脸。
“我那根紫杉魔棒服从了我所有的指示,西弗勒斯,除了杀死哈利·波特。两次它都失败了。奥利凡德在折磨下告诉我孪生棒芯的事,叫我换一根魔棒。我这么做了,可是卢修斯的魔棒也被波特的打得粉碎。”
“我不知如何解释,主人。”
斯内普没在看伏地魔。他深色的眼睛仍然盯着那条在保护球体里盘转的蛇。
“我去找了第三根魔棒,西弗勒斯。这根接骨木魔棒,命运之棒,死神的棍子。我从它前任主人那里得到了它。我把它从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坟墓里拿了出来。”
现在斯内普在看伏地魔了,而斯内普的脸仿佛像是一张死亡面具,同大理石一般苍白。它是如此的死寂,以致当他说话时才让人吃惊地发现,那空洞的眼睛后面还有着一个活生生的人。
“主人——让我去找那孩子——”
“一整晚,在我即将胜利的时候,我都坐在这儿,”伏地魔说道,他的声音几乎不比耳语响多少,“思考着,思考着为什么这根接骨木魔棒没有展现出它的全部威力,不愿像传说中它为它真正的主人效力那样而为我所用……我想我知道答案了。”
斯内普没有说话。
“或许你已经知道了?毕竟你是一个聪明人,西弗勒斯。你一直都是一个忠诚的好仆人,我为必须发生的事而感到惋惜。”
“主人——”
“接骨木魔棒无法彻底为我效力,西弗勒斯,是因为我不是它真正的主人。接骨木魔棒是属于杀死了它上一个主人的巫师的。你杀死了阿不思·邓布利多。只要你还活着,西弗勒斯,接骨木魔棒就不可能完全属于我。”
“主人!”斯内普抗议地举起了他的魔棒。
“别无他法,”伏地魔说,“我必须完全驾驭这根魔棒,西弗勒斯。驾驭了这根魔棒,我便终能驾驭波特。”
然后伏地魔将接骨木魔棒划过空中。它对斯内普毫无影响,有那么一刹那斯内普以为自己被饶恕了。但是伏地魔的用意马上就清楚了。装着蛇的笼子在空中滚了过来,斯内普只来得及叫喊,那笼子便已困住了他的头部和肩膀。伏地魔说着蛇语。
“杀。”
一声凄厉的尖叫。哈利看见斯内普的脸失去了剩下的一点血色。他的脸变得惨白,黑色的眼睛睁大着。那条蛇的毒牙刺穿了他的脖子,他徒然地试着想挣脱那魔法笼子,然后双膝一软,跪倒在了地板上。
“很遗憾。”伏地魔冷酷地说。
他转过身,毫无悲伤,毫无悔疚。是离开这棚屋,掌握全局的时候了,有了这根完全服从于他的魔棒。他用它指了下装着那条蛇的光笼。 那笼子离开斯内普,浮了起来。斯内普歪倒在地板上,血从他脖子上的伤口中涌出来。伏地魔不回头地飘离了这间屋子,那条巨蟒浮在那巨大的保护球体里紧随于后。
回到了地道里的自己身上,哈利睁开双眼。他的指节已经被他为了避免叫喊而咬出血来。现在他透过箱子和墙之间的那道缝隙,看到一只穿着黑靴子的脚在地板上颤抖着。
“哈利!”赫敏在他身后轻呼,但他已经用他的魔棒指着那挡住视线的箱子了。它浮升了一英寸,无声地飘开了。他尽可能安静地爬了上去。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走近这个濒死的人。他不知道看见斯内普苍白的脸和试图止住脖子上伤口血流的手指时,自己是如何感受。哈利脱下隐形斗篷,俯视着这个令他憎恨的人。那人睁大的黑色眼睛发现了哈利,他试着想开口。哈利弯下腰。斯内普抓住了他袍子的前面,把他拉近。
斯内普的喉咙里发出了一种恐怖的,嘶哑而含糊不清的声音。
“拿……着……拿……着……”
不仅仅是血,还有什么正从斯内普身上流逝。银蓝色的,不是气体也不是液体,从斯内普的嘴里,耳朵里,眼睛里涌了出来。哈利知道那是什么,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一个凭空变出来的烧瓶被赫敏塞在了他颤抖的手里。哈利用他的魔棒将那银色的物质装了起来。当烧瓶被装满,斯内普看上去仿佛流失了全部的血液时,他握着哈利袍子的手松了下去。
“看……着……我……”他轻声说。
绿色的眼睛对上了黑色的眼睛,但过了一秒后,那深色双眼的深处仿佛有些什么正在消失,只留下呆滞,木然,和空洞的眼睛。抓着哈利的手砰地摔在了地板上,斯内普再也不动了。

[PR]

by margananagram | 2007-07-22 14:26 | 正義の法則。 | Comments(1)  

Commented by at 2007-07-24 13:18 x
好血腥的小说啊
18禁吧。
关键词:早恋 暴力 神秘主义

<< 『 个性测试:宅男宅女潜质大比拼 』 ……………哎………哎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