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正義の法則。 ( 75 )

 

韩寒:人性有什么好写的


2007年11月06日14:20
南方人物周刊



  “人性有什么好写的?”

  人物周刊:你认为你对这个社会有了解吗?

  韩寒:怎么叫对这个社会有了解?任何人站起来说我很了解这个社会,我觉得都挺拽的,会被人嘲笑。

  人物周刊:你的小说比你的同龄人成熟一点,但我觉得也没有真正触及到中国现实,或者你自己根本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这里。

  韩寒:首先我们所谓的中国现实,你要知道,真正的中国现实你是不可能在出版物上看见的,也不可能在报纸上看到,所有发表的都不是中国现实。

  人物周刊:你从哪里获得这样的认识?

  韩寒:这是你自己用脑子可以想到的,用眼睛可以看到的。

  人物周刊:那你看到了些什么?

  韩寒:我不能说我看到了什么。但很简单的道理,比如你在网上有些东西是被屏蔽掉,这是一个特别简单的例子。就说明真正的出版行业的、媒体的舆论环境是怎样。你书里说中国现实,你在那里假装非常地悲怜、悲悯、假装关心弱势群体,关心底下的小人物,(我)并不认为这是关心中国的现实。

  人物周刊:你很少涉及到比较现实或者重大的题材。

  韩寒:首先我不明白什么叫重大的题材?厦门的PX游行算重大题材吗?我写了让我发吗?不能。主流文学就是上床,这就是主流文学的重大题材。

  什么叫重大题材,包括五十年代的那批,包括我们现在的作家关心人性,我觉得这都是很可笑。自古到今几百年都在那里写人性,有什么好写的。


  人物周刊:不写人性写什么呢?

  韩寒:其实怎么写都是有人性的。你以为《故事会》里的文章没有人性吗?虽然他们看这种题材档次挺低的,但很多人物、很多描写都散发着人性的光芒,不一定非得在小说里花这么大的篇幅教人家道理,原来人之初,性本什么,我觉得那就是在玩弄人,完全不需要。

  人物周刊:据说你没有看过《红楼梦》。

  韩寒:对。我四大名著都没看过。

  人物周刊:小时候不是看挺多的书吗?为啥没看四大名著?

  韩寒:我不喜欢看小说,我就喜欢看杂志,军事类的东西。我自己会写,干嘛要看你们是怎么写的?就像赛车一样,我是一个优秀的车手,一流车手,我不会一天到晚看别人怎么开的,我就管自己怎么开得更快就行了。

  赛车有一个目标,这个目标就是更快。但文学没有一个目标,什么叫写得好,什么叫写得不好,我觉得我不需要借鉴,也不需要启发。


  人物周刊:自古以来出现你这样一个作家,不以整个文学史为底子的一个作家?

  韩寒:但是我读了很多别的东西。很多人说我高中毕业知识面很窄,但是我想我掌握的知识和技能,要比全中国任何一个作家都要多,我会很多很多的东西。

  人物周刊:你会什么?

  韩寒:反正合法的、违法的我会很多。总之,我不光看很多书,还干好多事。

  人物周刊:你都干什么事?

  韩寒:好事,坏事,能说的,不能说的一大堆。

  人物周刊:能说一下你干的坏事吗?

  韩寒:不能说了,说了就不能参加比赛,就抓进去了。

  我不会刻意看别人写的杂文,因为一个事情它总有一个观点,观点一共就三个,正方,反方,还有不正不反的中立,任何事情都是这三个方向。如果我看了别人是怎么写的,我会情不自禁地受影响。


  一场乌龙事件?

  人物周刊:你为什么跟高晓松、陆川在博客上有论战?

  韩寒:其实我还是蛮喜欢高的音乐的,对他没有任何的个人恩怨。很多外人误会,说我骂陆川,骂高晓松,骂陆川他爸,其实不是这样,都是反过来的,是他们在骂我。陆川有一个特点,会直接骂对方你这个二逼,你这个臭◎◎,这才是真正地骂人。这其实是挺大的一场乌龙事件,我跟他们一点都不认识,现在也不认识。

  人物周刊:你在网上和白烨争论,很多人去骂他,于是他不得不关闭了博客。

  韩寒:一样的,你可以去看一下我的博客,无数人在博客上骂我。我不认识他,我搜索引擎的,当时完全不知道,真的以为他是白桦,因为小学课文里有个人叫白桦,我以为死了,没想到还活着呢。

  人物周刊:你在网上与人论战心态如何?

  韩寒:我相信我的心态肯定要比很多作家要好很多,因为我是一个运动员,而且是一个优秀运动员。我原来是跑长跑的,但不是国家级的,在区里是第一名。我从小就在乎输赢,除非我自己不想赢,要不然,你们就赢不了。

  人物周刊:白烨第一篇博客登出来时,似乎不是针对你的。

  韩寒:白烨的意思很简单,只有进了作协,我们这些人被像他这样的专家认可了,你的作品才叫纯文学,否则你就是那种在市场上卖得很好的商业垃圾。

  人物周刊:那你认为你写的是纯文学还是什么?

  韩寒:任何文学都是纯文学,只要你写出来了就是文学,哪怕是博客。我不懂什么是纯文学,什么叫不纯文学,卖不掉的就叫纯文学?那些作家你自己的书卖不掉,怪谁去,怪市场?怪这个时代很浮躁?什么都怪,就是没怪过自己,就像我们车手一样,车开不快,你怪技师不好,怪车不好,怎么就从来没想过自己?纯文学(作家)有那种自欺欺人的意识,就是纯粹为自己商业上的失败找理由。

  人物周刊:那你对文学的态度又是怎样?

  韩寒:可能我现在能力有限,写得不够好,但那些东西都是我想写的,不会有人、有出版商逼着我写,说最近什么男女上床题材、或者是最近革命题材特别火,你马上跟风写一个!没人可以这么要挟我。文学就是写自己心里要表达的,卖得好,卖得不好,不关文学的事。纯和不纯,是从内心的动机来分的,而不是白烨说了算。卖得好就不是纯文学,卖得不好就是纯文学,我觉得这特别愚蠢。

  人物周刊:你对写作好像没抱得奖的希望吧?

  韩寒:如果哪天我拿了矛盾文学奖,我会哭的。我觉得我堕落了,太过分了,我怎么可以拿矛盾文学奖?好比主流电影审查一样,能公映的很难是好电影,好的电影能公映吗?我得了金鸡奖、百花奖,我就会怀疑自己,我可能一辈子就结束了,我觉得我错了。

  被女人包养比被体制包养要好

  人物周刊:不是每个作者都能够有你这样的高版税,那些版税低的怎么办?

  韩寒:一个作者,如果甘于被一个协会养着,那他注定不是一个好作者。你天生就不适合干这行。

  这个就像做生意一样,有赚钱,有亏本的,有发家的,有破产的。我也会有破产的那天,会有倒霉的那天,会有做东西失败的那一天,都是一样的。

  问题是我们中国给作者的稿费太少了,出版社又黑,然后图书市场特别差,盗版市场又特别大。如果盗版少一点,至少这些写书的作者就会好一点。中国人口的基数那么多,但包括像我这样的,你的书能卖掉10万本,你都要烧香了。你不是号称文化大国吗?你不是号称人人都爱读书吗?书卖到哪儿去了?


  人物周刊:你怎么看待以前的法国作家如巴尔扎克被贵妇人包养的事?

  韩寒:我觉得被女人包养,也要比被体制包养要好。被体制包养,你就得替这个体制说话。被贵妇人包养,哪怕你写一首诗赞美贵妇人,说不定还能流传下来呢。

  反正我觉得哪天我落魄了,估计最后能当我救星的只是女人。


  “我没有追过徐静蕾”

  人物周刊:你博客的链接一直都有徐静蕾?

  韩寒:她是个很有义气、很爽快的人,应该算是我很好的一个朋友。我没有追过她。

  人物周刊:很多类似你这么大的男孩,多多少少都会喜欢徐静蕾这样一个有点漂亮,有点脑子的……

  韩寒:(笑)我没觉得她多有脑子。她也是好多事都想去做、也是想到什么就会去做的一个人,有时候也会表现得大大咧咧、没有脑子,但(她)不是很蠢的那种。

  人物周刊:上次你在电视里和王朔突然见面,会不会让你有点尴尬?

  韩寒:完全没有。你看这就是因为我没有追过她,所以就不尴尬。

  我不愿意在电视上和王朔碰头,当然私底下一点问题都没有,可在电视上很多东西都是不真实的,所以,整个过程我都没说话,这不是害羞,真是没什么要说的。

  我和王朔完全不同。你不能因为文笔有点相近,就说这是相同的两个人,郭敬明和琼瑶是相同的?其实文笔就那么几种,一种就是很绚丽,很悲伤,还有就是很平实,还有就是很幽默很聪明,你不能把很幽默,很机灵的人归为一类——


  人物周刊:你怎么看待感情?

  韩寒:我觉得这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什么爱情观,爱情观每分钟都在改变,都是根据你碰到的这个人决定的。

  人物周刊:比如说你爱一个女孩子,你会给她买东西吗?买贵的还是买便宜的,会不会觉得我要照顾她一生?

  韩寒:我会给她买东西。反正我是不会让我女朋友去工作的。我不能接受这种事情。我打个电话说,哎老婆,我好想见你,过来跟我一块来吃饭啊,她就说不行啊,我要跟我们老板出去应酬。我会冲过去,把她老板骂一顿。

  人物周刊:那就是说你希望她是一个家庭妇女。

  韩寒:也不一定是家庭妇女,我不需要保姆。但是你和我在一起时,你是不能被另外一个男人支配的。

  人物周刊:你怎么能保证她不被别人支配?

  韩寒:多赚点钱呗。

  人物周刊:付给她工资?

  韩寒:不是,你可以不给人家钱,但你必须在人家要买什么的时候,就给人家,不能连饭都吃不起嘛。我挺幸运的,所接触的女孩子都比较懂事。

  “其实我是一个乡下人”

  人物周刊:你一直没在上海买房?

  韩寒:太贵了,买不起,真的买不起。你写一本书,出版了可能是全国最畅销的小说,但版税还是买不起一套房。一百多万在上海市区可能买个七八十平方米吧。

  其实我就是一个乡下人。作为一个写东西的人,小时候在农村长大,要比在城市长大的会有一点优势。我在农村长大的,长到读小学。初中在镇上念的。我还是比较喜欢乡下,等我以后手头钱宽裕了,我肯定会租一片地,叫朋友来玩,踢球,养狗养猫,可以做好多事情。


  人物周刊:你在乡下种地吗?

  韩寒:其实我的母亲是城市户口,我小时候是城镇的户口,所以,农村的那些小孩也不承认我是一个乡下人。我生活在乡下,但是又从来不干农活,到了初中才分清楚西瓜和冬瓜,老被他们嘲笑。我从小就不是特别喜欢做家务,觉得这些是重复性的劳动,不愿意做。

  很多在农村生活的人,老是想到城市去寻找什么。他们拼命工作,想把农村的房子卖掉,就为了镇上的七八十平方米房子,把老家几千平方米宅基地都不要了(就差那么两公里路),我完全不能理解。


  人物周刊:你怎么看待成功?

  韩寒:成功这个东西,很难说,我今天心情好,我会觉得我成功了,如果心情不好,我就觉得不算成功。

  人物周刊:比如说一个男人到了30岁,说我没有车,没房……

  韩寒:那肯定不够成功。你不能说(在这种情况下)你还是天才,还有想法,我觉得这种人也是神经病。成功是成功之母,失败是失败之母。就像我们赛车一样,如果你在一个拐弯出了问题,以后你每次到这个拐弯的时候,你都会心虚。如果你一直成功,一直成功,你就会一直特别有信心。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的。

  “我觉得真正的胜利是战胜别人”

  人物周刊:像这样的赛车,你一个月要做几次,一年要做几次?

  韩寒:一年大概有十二三场比赛。我们跟足球一样,有一个赛季,这段时间比赛会比较多,在三月到十月,一个月有两场,一个月有两周基本上都花在比赛上。

  我们有个车手总积分,一共有六场或者八场比赛,每一场有积分,谁积分最高就是年度的总冠军。目前我是所有车队里积分排第一的。


  人物周刊:据说赛车是拿命去搏,是不是真的?

  韩寒:其实不是。越是危险的运动项目,它的安全设施就做得越好。所以,这么多年没有出过赛车上的特别大的事故。我出过事故,也翻过车,但我知道,这还是很安全的运动,比街上的车要安全得多。

  赛车是非常静的,要比大部分人想象的安静,因为你只有很安静才会很冷静,作为一个好的车手,他是非常冷静的。我们做过那种关于心跳的测试,一个好的车手在赛车时的心跳和不比赛的时候差不多。


  人物周刊:作为职业车手,是否领工资?

  韩寒:车队发工资和奖金。如果成绩差或者没有成绩的时候,那可能就相当于普通坐办公室的,如果成绩好,奖金多的话,可能要多一点。

  人物周刊:你怎么样想去赛车的?

  韩寒:我从小就喜欢。我小时候还想当售票员呢,可以天天不用花钱坐车。后来实在是迫于现实的压力没去当。

  小时候的梦想,很多人都是没有办法实现的,当他们有了条件后,就不去实现了。我不一样,一旦我有了这个条件,肯定马上去做。我从不考虑赛车的人多人少。就算人多,只要我喜欢,我也会去做。


  人物周刊:在赛车里你好像一直没有盈利?

  韩寒:只要不亏钱我就很开心了。当年我朋友做了一个车队,我去他的车队开,基本上用自己的车,改装什么的花的是自己的钱。我有好处,可能稍微容易拉一点点赞助。没名气的车手要花两百万,我稍微有一点名气,可能能找到20万赞助,但还是要花180万啊。

  人物周刊:你在赛车里最享受什么?是速度感吗?

  韩寒:应该不是。作为一个车手,对于速度的刺激已经很麻木了。就像你是一个AV女或者AV男一样,别人看来,你是不是天天享受做爱的感觉,其实人家早就麻木了,职业而已。偶尔坐一次赛车你会觉得很爽,(要是)天天在车上,天一直那么热,赛车服这么厚,你也受不了。

  人物周刊:在同龄人中,你算富裕的?

  韩寒:可能吧。但这种富裕都是因为我的同龄人还在大学吧。等到三十岁时,大家都发家了,合法发家的发了,不合法的也发了。现在大家都刚从学校毕业。

  人物周刊:你怎么看待金钱?

  韩寒:我来这个车队比赛,工资多少都不知道。年底跟他们结一次,爱给多少给多少。我搭了两三百万进去,到现在总体来说还是亏了。我不指望靠赛车来赚钱。

  我就管好我自己的那一块,包括在基金、股票这么热的时候,完全没动过那个念头去买。我只挣分内的钱。


  人物周刊:你写书,写博客,在赛车时能完全投入吗?

  韩寒:我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希望只要我出场,所有的人都拥戴我,我从小有这样的情结。就是说,我不出场的时候就算了,你们玩吧,但我一出场,你们就别玩了。所以我不会满足于参加明星赛,就一心想做全职的赛车手。

  人物周刊:你很想赢吗?

  韩寒:那是肯定的,任何一个车手都想赢。

  人物周刊:赢了有什么好处?

  韩寒:就是赢啊,冠军!这个是运动员的目的。不是说你来比赛,你真以为是来挑战自己的啊?我觉得真正的胜利是战胜别人,而不是战胜自己。战胜自己那是自我安慰的。

  “其实我并不叛逆”

  人物周刊:你小时候被打过吗?

  韩寒:那肯定会。

  人物周刊:你父母有没有说儿子要怎么样?

  韩寒:没有。我从小属于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那种,如果我父亲说儿子你要干什么,我肯定不会干这个。

  人物周刊:你高一退学,父母支持吗?

  韩寒:他们至少没有很强烈地反对我,我觉得就已经很好了。

  人物周刊:你从小不喜欢学校,是吗?

  韩寒:对,不好玩。

  人物周刊:你对官方、体制的东西反感吗?

  韩寒:其实不是。官方的东西也可以搞得很有趣,很人性化。只是我们的官方太官方,没有任何的创造力,这点是我不能接受的。

  人物周刊:大家觉得你比较叛逆。

  韩寒:其实我根本就不叛逆,我只是在做一些我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结果恰巧这些事情被大家认为是叛逆,我真的一点都不叛逆。

  人物周刊:但你多少有勇气。

  韩寒:勇气也说不上,我喜欢这个我就去做了,很简单的一个事情。如果我们国家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都叫做叛逆,那大家都在做什么呢?大家都在做苦力吗?

  人物周刊:听说复旦大学给你录取通知书,你拒绝了?

  韩寒:其实那不是录取通知书,他们就是有意愿,你可以来旁听,有旁听的资格。旁听要资格吗?我不是那种一点点小利益就可以收买的,要不然我早就去走红地毯,参加聚会了。大概有将近3万到10万的出场费,但我最穷的时候都没去。但有个度,如果有人说,去讲座,1000万一场,那我肯定得去。

  写作的时间和版税

  人物周刊:你对待写作和赛车是不同的吗?

  韩寒:肯定不同,但我都很喜欢,就像对两个姑娘的那种喜欢一样,你也分不清楚更喜欢哪个。赛车看似重要一点,但赛车不会为你以后留下什么东西。一百多年来,该用的技术大家已经用了。书随时可以写。

  人物周刊:你觉得怎么样才具备写作的能力?

  韩寒:我觉得首先第一得有好文笔,好文笔怎么来的我就不知道了,但你肯定得有好文笔。如果一个人的文笔很好,那他肯定不会笨,也不会思考问题的角度有问题。

  人物周刊:什么叫文笔好?

  韩寒:写的文字很幽默,很有趣,很灵性,很聪明,有这种文字的人,我相信他的观点、思想都是没有问题的。还有一点,我觉得必须要有骨气,这个也是很重要的,不为几斗米折腰,但这个很难做到,我们的文化市场有盗版,作家的收入都很少。

  你不能特别强烈地要求人家要有骨气。如果我现在还是赚很少的钱,养家糊口都成问题,父母、女朋友都过活不下去,连饭都吃不饱,那如果有人给你一万块钱,给我楼盘写个广告,那我也写啊。


  人物周刊:一个月比赛时间至少是两周,你有固定的时间写作吗?

  韩寒:没有,我赛完车回酒店就可以写。我写书不是日以继夜的那种,想写了,有空了再写,不想写了就不写。

  我在打开电脑之前从来不会想任何的东西,是随着Window的打开才想今天写什么,我不记得前面写过什么,我得往前面追溯两三千个字看一下,不构思,直接往下写。

  这对我来说就像比赛一样,我有这方面的能力和天赋。我只要有一辆赛车,你让我跳上赛车我马上就可以开,不需要在那里想两个晚上,应该怎么办。


  人物周刊:像你这样的一个版税比较高的作家是比较少的。

  韩寒:应该算是比较少的,在中国,出书、写作、赛车都是赚不到钱的,但我都赚到了。

  人物周刊:你怎么看待自己的商业性?

  韩寒:我的商业性,属于被迫的商业性。我出书到现在,连发布会都没做过,签售也没做过。

  人物周刊:会不会也有部分原因是自己长得比较好看,书卖得好呢?


  韩寒:我觉得这不是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像郭敬明,于丹,易中天啊…….大家是看书,而不是看你的长相,但是我承认,这一点对我是有帮助的。
[PR]

by margananagram | 2007-11-09 00:52 | 正義の法則。 | Comments(5)  

对了一直忘发5225 HITS赏

点开看完整身份验证截图

a0088942_23313061.jpg


鉴于此贺图为当事人量身定做+其已阅在先,故特此区别处理


[PR]

by margananagram | 2007-11-04 23:23 | 正義の法則。 | Comments(7)  

最初の嘘 最後の世界

如题

最初只是骗人的

[PR]

by margananagram | 2007-10-31 00:57 | 正義の法則。 | Comments(4)  

2007.10.29 HAPPY BIRTHDAY TO TUOSAMA



继续去年的可耻行径 =___,=

无论如何,能自己做图的感觉非常好挨克死弟

望拓笑纳呀剃威剃

如果有空的话还会补歌的呀真的

[PR]

by margananagram | 2007-10-29 00:00 | 正義の法則。 | Comments(4)  

2007/10/28 about 2nd SINGLE 『D.A.M.N.』



D.aydream
A.fter
M.agical
N.ightmare


以上,答应女仆的独家鬼图一张
[PR]

by margananagram | 2007-10-28 00:00 | 正義の法則。 | Comments(4)  

懒得更新哎哎

那便仅以此图祝五十姐姐游戏愉快吧

a0088942_2405383.jpg



联动日志:HARE's


↓ 2007.10.23 冰山一角版
[PR]

by margananagram | 2007-10-24 01:41 | 正義の法則。 | Comments(3)  

册那怎么又问卷还自杀来自杀去的

为了避免“不传下去被谋杀的几率增加两成”的诅咒降临
啊!生活!我是多么的热爱你啊!

1.遇到什麼,會令你有想自殺的沖動?

——我这种求生欲旺盛的上进人类顶多骂骂人家“你怎么不去自杀算了”OK?
。好吧所有认识的人死光光大概足以成为动力

2.既然可以選擇死的方式,你願意用什麼方法結束苦短人生?

——那个,睡死比较好吧

3.有什麼事情會讓你覺得完成了以後,自殺也無妨?

——拜托让我写好遗书先,尤其是关于财产分配部分谢谢

4.如果你想自殺,會選一個什麼地方作爲生命的終點?會預先留言告訴朋友,你已不在人世了嗎?

——(……妈的这什么问卷做的老子不敢爬床了但是睡地下确实脏嘛=___,=)
以前有次我惟恐自己将被谋杀便预先告诉同学我遗书文档的密码结果啥事没有
大概想自杀的话不能预先通知人吧,但是得在容易被事后找到的地方留点线索

5.如果你自殺之後,將可以實現一個在你自殺前許的願,你會許什麼願?

——啊,我的世界,统统复活吧(看吧我是多么的善良)

6.當你選擇了跳海自殺,卻發現跳進海裏以後居然發生了時空穿越,回到了自殺前一周,能讓你再次思考人生,你還會不會選擇自殺?(*令你想自殺的那件事依然會發生)

——首先当然是想办法阻止那件鬼事发生

7.俗話説,自殺是不能得到輪回的機會的~不過地獄人口過多,只好把你扔去輪回轉生。你希望降生在哪裏,成爲一個怎麼樣的人?
——册那阎王爷耍人玩啊老子偏不走有种你叫别人走去否则我会索赔要求保留这段记忆然后一出去就再自杀回来

8.你很想自殺,但毎次你快要進行最後一歩的時候,都因爲同一個人而阻斷了這一歩,對於這個人,你想對他做什麼?

——“小子,我记住你了”
然后就没必要自杀了吧=___,=

9.有什麼事情能打消自殺的想法?

——有上题那个搅局的出现不就行了咩

10.最後,給你指名的4個人各説一句祝福的話,那樣他們將和你一樣,永遠不會成爲第二天新聞裏説的那個自殺的人。

宝物女神——有我们的膜拜,保您活得愉快T vvvvvvvvv T
伊娜公主——你可以连着上一个问卷一起做了给我=___,=
屁屁姐姐——活在这个聪明而又愚蠢的世上不容易=___,=
好好美人——在我此生再次见到你之前可不许你死=___,=

[PR]

by margananagram | 2007-10-19 20:48 | 正義の法則。 | Comments(3)  

哎哟问卷

很长呀要做便做吧不然就当来看基情截图展好来哎嘿嘿

From HARE

[A] 列出5項你最想要的生日禮物 or christmas presents

1.录音棚一间(这样就直接设备齐全了)
2.新房子一幢(60平方以上否则不能落户谢谢)
3. 低音提琴专用弓一把(请有一定质量保证剃剃)
4. 宠物猫或狗一只(不要跟我谈品种)
5. 某些人的道歉若干(这个是奢望了)

[B]回答下列問題

1)Tag你的人是 :

2)你們的關係是 : WS损友

3)對他/她的5個印象:
i 、7月7日
ii 、大众益友
iii、敢怒敢言
iv、自知之明
v 、灵异相片

4)他/她對你做過最深刻的事是:
是做过些深刻的事但好像都不是对我啊啧

5)他/她说過最深刻的話是:
人之初,性本贱

6)如果他/她變成你的情人,你會:
哦哟一声

7)如果他/她變成你的情人,他/她需要改善的地方是:
生理结构

8)如果他/她變成你的敵人,你會:
被整死

9)如果他/她變成你的敵人,讓你最痛恨他/她的原因是:
我还是痛恨一下自己怎么得罪上她了吧

10)現在你最想為他/她做的事是:
把那合唱做了(喂干声我给放哪了

11)對他/她的整體印象:
惹不起 =___,=

12)你覺得周圍的人認為你是個怎樣的人:
十三点

13)自己喜歡的個性是:
十三点

14)相反的,討厭的個性是:
不十三点

15)自己想成為的理想類型是:
完美主妇哈哈哈哈(被砍

16)給關心自己、喜歡自己的人大喊1句吧:
谁骂老子治愈立马砍了谁,谢谢!

17)把這份問卷傳給你最想知道他們對你有什麼感覺的10個人:
01.阿呆
02.亲娘
03.亲爹
04.女仆
05.徒弟
06.甩子
07.公主
08.阿萨
09.阿拓
10.阿殷

[C]隨便列出你認識的10位朋友:
直接复制上题

[6號跟誰在談戀愛?]
他那些邪恶的手办吧

[9號是男還是女?]


[如果7號和10號走在一起,會是好事嗎?]
她们应该不认识吧不过定是一个WS另一个的美好画面呀只是不知谁WS谁呀剃威剃

[那8號跟5號呢?]
怎么还是不认识的俩人我怀疑她们连话都搭不上

[2號在讀些什麼?]
读他自己的著作吧哎嘿嘿

[你跟3號最後一次聊天是在何時呢?]
要死了暑假吧(怎么这么久了啊啊撞墙

[8號最喜歡哪隊樂隊?]
杀了我吧我只能想到阴阳座||||||

[1號有沒有兄弟姊妹?]
人家只知道屁姐姐呀剃威剃

[你會追求3號嗎?]
追不上了剃剃

[那7號呢?]
不用追挨克死弟

[4號是單身嗎?]
此人无此打算

[5號的姓是?]
豪斯

[10號的名字?]
不详(看吧我是多么的诚实)

[4號的嗜好?]
发她的花痴哎嘿嘿

[3號有魅力嗎?]
倾国倾城

[5號和9號合拍嗎?]
容我先相互引荐一下再慢慢培养

[2號讀哪間學校?]
毕业院校:上海对外贸易学院商务日语专业(写得很详细嘛啧啧)

[隨便說一件關於1號的事]
她换给我的麦真烂!

[9號呢?]
此人曾激动地宣称下次做银他妈的抓马一定要找她来配哈他皇子

[3號呢?]
爹地看到人家在拉手手于是也要跟妈咪拉手手结果妈咪太羞涩不给拉

[你試過對8號有feel嗎?]
她米空跟我去小隔间~我的心碎了

[9號住哪裡?]
快男某歌迷会北京现场的附近

[4號最喜歡的顏色?]
黑色和棕色(特地问了一下=__,=)

[5號和1號是好朋友嗎?]
似乎互相有所耳闻

[7號喜歡2號嗎?]
应该喜欢的吧啧啧(被砍

[8號跟9號呢?]
…………好像有走错星球的感觉

[你怎樣認識2號的?]
远景杯

[1號有沒有寵物?]
她只有我抠威扣


↓ 经典桥段
[PR]

by margananagram | 2007-10-18 19:33 | 正義の法則。 | Comments(12)  

Band of Brothers






快点来人给我说不像



[PR]

by margananagram | 2007-10-16 13:03 | 正義の法則。 | Comments(3)  

十一报告(第一版)

↓严重申请世界油菜协会徽章一枚
a0088942_21204180.gif

↓其实当时我们满脑子的都是





↓呦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屁屁体操
a0088942_22265825.gif


↓比我们更搞笑的是后面那玩意儿
a0088942_22284291.gif


↓ 内部更惊悚
[PR]

by margananagram | 2007-10-09 21:26 | 正義の法則。 | Comments(3)